按:奉送一篇豆瓣式小资「影评」,Leon (详情)果然是一部猛片。

你是一个问题少女,他大剌剌从你身边经过,漠然问道,「为什么把烟藏起来?」

你被姐姐殴打,满脸是血,他大剌剌从你身边经过,漠然地掏出他洁白的手帕。

你高兴地替他买牛奶和零食回来,经过自己的家门,看见继父躺在地上,满脸鲜血,黑衣男子紧张地看风。你脚步再不能停下来了,走到他门口。邻居满满一走廊,你只选择他,选择了他的那扇门。

这一声电铃,是你的无心,还是他的犹豫?

这二声电铃,是你的绝望,还是他的迟疑?

这三声电铃,是你的执着,却是他的放弃。

他喝牛奶会呛得喷出来,他会把小猪玩偶演得栩栩如生,他每天照料一棵藤萝,他晚上笨拙地把毛毯放在你身上。

他怎么会,怎么会,是一个无情的杀手?

但你分明看到了箱子里的冰凉如尸体的枪。

这是一个何其荒唐的约定?一个十二岁小女孩和一个杀手,两万美金四个人头。

这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,一个十二岁小女孩用五次空枪证明自己的「杀手潜质」。

他已犯「独自行动」之戒,他要离开。

你陷入危险的美感,你硬是跟随。

一个杀手,每天的仰卧起坐,每天的两盒牛奶,每天的装枪拆枪,每天的给藤萝晒太阳。你硬是把脚踏进了他大剌剌的脚印里。

有快乐的时候吗?

你们满屋子拿着水枪脸盆嬉戏的时候,你还记得吗?

你们互相客串电影角色的时候,你还记得吗?

但一个杀手,有了情感的杀手,仿若纯粹的黑里掺进去了牛奶的白色,他再也不能比地板的颜色更黑,藏在最黑暗处从容不迫;光线把他照亮,也暴露出他渐渐清晰的轮廓。

洪七断了的那个大拇指,挥刀一霎那可是看见了村妇的眼神?

是呀,如果你弟弟不是被人杀害,这是不是最明媚的阳光?但如果你弟弟不是被人杀害,你永远只能看见他黑色大衣的背影。生活给了你一束玫瑰,却是插在了铸铁的枪管上。

于是你留下诀别的信,去撞那面缉毒司警长的墙。

他一如往昔专业、果断,于千军万马中将你抱紧。

他失去一切杀手的理智,他心里只有一个偶尔想起来依旧是模糊的你。

那晚他安静地睡在床上,打起婴儿般的呼噜。

而霸王,却终将别姬。

你见他最后一次,他还是有着杀手的守时,「一小时后,Tony’s见!」

但你分明看到了,他把那株藤萝都包裹起来交给你。

你还是一个问题少女,但是,那又怎么样呢?

你能看见藤萝的呼吸,和他一样,沉着而寂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