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上健康传播课的时候,坐前面的哥们告诉我,ETS宣布2010年10月的GRE笔考要重考,我的心情,嗯,没有什么情绪变化。

所有我想的是,呆会要回宿舍掏出红宝开始继续刷,阅读要继续加强,猴哥还要再看几遍毕竟那都是类反最长考的题目。。。

我想我一定会惊讶于我今天的把控能力,一种黑金属一般的执着和无畏:在机考前的二十天里,我想起学生证还漏在宿舍果断短信了一个哥们叫他EMS过来;在笔考前的十五天里,我的钱包不见了三次,还不是每次都能找回,第一次的时候身份证直接不见,一边忙忙碌碌去派出所笑容可掬地刷了一张新身份证(当然15天后才能取,那个时候笔试已经过了),一边远程操纵老妈把驾驶证寄过来,这样我就有两张A类证件,考场一样难不倒我。所有这三次钱包的丢失,似乎不断提醒着我它们该是对我情绪的多大的一个冲击,我多么应该慌乱,无神以至于刷不进G词做不下类反,而我残忍地把内心那个小小的不断提醒着我的源自animal brain的fear直接扼死,然后,金属般打开电脑,刷猴哥。

所以,当我要成为GRE自上次改革以来唯一的一届11Gers的时候,我没有花费时间于抱怨或者庆幸(因为我Q有一道题做错了),我所有做的事情仅仅是switch back,拾回一种尚未泯灭的生活模式,然后take it over.

于是我列出了所有让我为11G充满期待的事情:

  1. 我的阅读一定会更好,考试不至于太乱。

  2. 类反很有可能出新题,大家硬磕挺好的。

  3. 我可预见会有许多人花个一天两天陷入一种抱怨或者慌乱的情绪,我没有花时间在这个上面。

  4. 11G is unique, just like me is unique, too.

好的,我该大声说:

How amazing all it is, for an amazing world and an amazing me, too.


你会有很少时刻,如此接受并欣赏现在的自己,对吧?

哦,汪峰有首歌,叫《怒放的生命》。